雨墨摄影展示 > 武侠·仙侠 > 器王炼天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换血

器王炼天 第二百七十一章 换血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器王炼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夏天才看了看玉蝉的模样,她娇美的脸蛋已经发白,浑身没有一丝血色,身体甚至于有些干瘪了。

夏天微微一叹,手指聚集真气划破了她的手腕,从伤口处只流出一点点血液出来,如果她不是金丹高手,只怕是早就丧命,可就算她有金丹修为,也无法自我修复这种毁灭性的伤害。

体内的血液流空,伤到得不仅仅是她的身体,甚至还有她的根本。

夏天再割破自己左右手的两根手指,然后将伤口贴在了玉蝉的手腕之上,浑身真气一运,日月**的法门就使了出来。

他体内的气血一点点的跟玉蝉连接起来,日月**的窍门在于欺骗。

将人体比作一条河流,血液就是水,始终形成了一个大循环,而日月**则是将自身与别人的身体联合在一起,欺骗血液本身,让对方的血或者自己的血流出去。

感受到体内的血液一点点的减少,夏天的脑袋有些迷糊了,血液虽然看似不重要,可却不能缺少。

夏天咬了咬牙,再不赶紧进行下一步,估计他的脑子一会就会泛起迷糊,说不定会酿成大事。

吞鲸诀被他主动运行起来,一个小型的漩涡开始在身体之中游走,每当跨过血脉的时候,他总感觉的浑身疼痛,即使主动控制,那吞鲸诀也像个吃不饱的野兽一样在掠夺他身体的一切。

一直下沉,直到丹田的元婴附近,夏天才想要进入元婴,可问题来了,他只有一个意识,想要同时控制吞鲸诀和元婴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自己古怪的元婴感觉到了危险,竟然拿着黑白披风开始跟自己纠缠起来了。

夏天一阵无语,自己这算是什么事情,他慌忙控制起元婴来,可吞鲸诀那边又出了问题,好似元婴不好吃一般,他又朝着经脉跑了过去。

夏天暗骂一声,一看手中的黑白披风,如果他没记错这东西就连三昧真火也不畏惧,如果能用肯定是个厉害的法宝,就连吞鲸诀也未必能抵得住。

他当下将黑白披风丢了出去,说也奇怪他从来没有探索过这黑白披风的用途,却偏偏脑子里清醒的很,知道该怎么用,当下施展开来。

披风胀大打刚好能够将吞鲸诀裹住的程度,将他浑身一包,任凭吞鲸诀有多厉害也挣脱不开。

夏天这才一扯尾端将吞鲸诀拉了过来,他张开小口将吞鲸诀一点点露出来吞了进去,吞鲸诀进入元婴腹中又是一种神奇的体验,这元婴简直就像是第二个他直接一般,同样的痛楚,同样的方法让吞鲸诀下了丹田。

夏天看准红色内丹,直接用吞鲸诀撞了过去,吞鲸诀一见红色内丹,似乎注意力就被吸引了,顿时开始吞噬起来。

这内丹跟夏天心神相连,几乎等同于金丹,他这么做损耗自然是庞大无比,如果不是因为元婴体内还有另外一个青紫金丹在,估计他也不会好过。

感觉不到经历了多久,夏天感觉到疼痛就连自己的意识都快要剥夺走了的时候,吞鲸诀才将红色内丹降服,说是降服不如说是吞噬,红色内丹本来就没有多强大的力量。

又将吞噬了红色内丹的吞鲸诀朝上引导,夏天感觉到红色内丹的气息在被消磨,一定要乘他被消磨完之前送上去。

元婴吐出了吞鲸诀,夏天意识瞬间回了身体,继续将吞鲸诀朝上引,花了不久功夫,他才将吞鲸诀吐了出来。

主动将法诀一撤,吞鲸诀顿时化为乌有,唯独留下了一棵红色小珠子在手上,有他的血液过去,玉蝉的身体红润了许多,可还差得远。

夏天将小珠子塞进了玉蝉的嘴中,她却不能主动的吞下去,夏天看了看她渐渐红润的嘴唇,吞了吞口水,自己是在救人而已,压根就没有吃豆腐的心思。

他印了上去,用嘴导气将金丹压了下去,他的气息进入玉蝉身体里,看清楚了她的情况,将小珠子一点点的推进了她的心房口。

小珠子本来一路上毫无反应,可一到了心房处,顿时激起了剧烈的反应。

它一下子就贴在了玉蝉的心房处,甚至于一点点的融入了进去,然后从他溶入的地方开始流出了鲜血,一点点的滋润起玉蝉差不多要干枯的经脉。

内外同时作用,玉蝉的情况一点点好转了,可夏天几乎已经是眼冒金星,看什么东西都是模糊的了。

可他还是咬了咬牙,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候,如果不能让血液布满玉蝉的身体,唤醒她身体失去的机能,自己的一切牺牲都会白费。

想睡觉有什么问题,自己的面前有个美女毫无防备的在睡觉,随便自己怎么看她也不会察觉,这样的事情那样的事情都能去做。

夏天为了让自己不至于睡过去,慌忙在脑子里想些不好的事情,强行让自己的脑子清醒过来,可这一次倒也牵动了御女心经自行运转。

夏天暗叫不好,他本想用这种事情来提神,可如果御女心经真要运转起来,自己脑袋一迷糊,还不前功尽弃。

可这一次,御女心经明显的出乎了夏天的意料,虽然御女心经运转起来了,可他的脑子还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做些什么。

他感觉得到,仿佛自己和玉蝉被连成了一体,原本是自己这方面单独的输送血液过去,变成了两个人的身体合成一体,血液一直在两人之间流转。

如此一来,夏天虽说会损失不少血液,可也比硬生生的付出要好的多。

更为重要的是,如此一来玉蝉恢复的速度还更快了,这一点好处比起什么都要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过程挺漫长的,无论减轻了多少消耗,夏天依旧是在不断的流血,所以到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一头栽倒在了床边。

四鼎在坚持了一阵,失去了夏天的支持也终于告罄,也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事情,他们也就直接飞回了夏天的心海。

察觉到夏天的情况不太妙,坎水鼎还特意洒出一阵蓝光帮助夏天恢复一下。

在外面的胡媚娘虽然心急如焚,可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容打扰,夏天在里面布置了禁制,她们也能够察觉,可也没觉得有什么关系,说不定夏天只是害怕出问题。

虽然如此,她们还是毫不停歇的观察着里面的动静,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可四鼎一撤回的瞬间,她们就察觉到了,禁制既然消失了,就代表着事情完结了。

她们也不避讳直接冲了进去,可却看到面色红润到好像没有任何事情的玉蝉,一脸轻松的躺在床上,如今她的容貌粉里透红,十足的健康到不得了的模样。

可夏天却脸色苍白的倒在一边,那脸色虽然不及一开始玉蝉的模样,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们也看到了夏天还在流血的两根手指,幸好这里伤口不大。

而玉蝉手腕的伤在夏天的迷迷糊糊之中也被止住了血,再进一步的治疗他倒是没有那个能力去做了。

不用说,玉蝉是没事了,可夏天就出了事情,胡黎静冲了过去,焦急的抱住夏天道:“夏天你怎么了?”

可夏天没能力回应她,妲己在一旁端详了一下才说道:“我倒小看他了,原来还有换血的法子,你们吩咐人去煎熬一些补血的药材,剩下的不要干着急,将他弄到床上休息,有丹药的喂他两颗,聊有胜无,没丹药的用真气帮他活络一下血脉。”

她一副主人口气,可愣是没人反驳,首先她年龄最大,辈分最高,本事最好,见识最广,细细数来,三个狐狸精唯一擅长的床上功夫估计也不是她的对手,谁也没有反驳的想法。

有女孩子熬好了药端了上来,胡黎静就开始接过来一点点的喂夏天去喝,普通方法有些麻烦了,她就直接用嘴唇去喂,弄得胡媚娘脸蛋一沉说道:“我去看看玉蝉那边了!”

妲己已经查看过了玉蝉的身体,知道她已经好转了,这是个好消息,她本来也想留在那边,可一想到夏天付出这么多,她如果不在这边多对不起人,可这下好,倒刚好看到自家女儿跟人家暧昧的一幕了,心中越发的不舒服起来了。

妲己眯着眼睛笑了笑,似乎在打什么鬼主意,月蓉看着她这模样不由叹了口气,胡黎静全副心思的挂在夏天的身上倒也没注意到自家母亲的问题。

一天过去了,玉蝉有些茫然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毫无异样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好长的梦一般。

梦中的她忽然被一个元婴高手捉住了,割破了手腕挂在旗杆上,鲜血不断的从手腕处流出来,将地面不断的染红,伤口一开始还很疼,可到了后面几乎都已经麻木了。

她呆愣这双眼看着地下的血迹,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仿佛那根本就不是她的血一般,多希望早点死去,不要再这么痛苦了,可惜这都是一种奢侈,而再之后的事情她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