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光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江湖执剑行 > 第两百零二章两处因果

江湖执剑行 第两百零二章两处因果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江湖执剑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或许是都有了心事,姜二狗几人并没有选择在洛川城待太久的时间,几人里除了林愿欢有些不高兴之外,姜二狗三人倒是干净利落的收拾了包袱离开。

至于姜二狗为什么没有选择现在就去陵州陇攸郡看看他们姜家的遗址,一来是怕此次过去被有心人看见之后会打草惊蛇,二来是怕现在的他还无法面对家破族灭的事实。

姜二狗现在看上去无论对什么都很洒脱,可其实有两件事被他放在了心底从来都没有真正放下过!一是当年东海之畔师父身死,第二就是当年他尚在襁褓中的灭门之恨。

前者他虽不怪王剑清,但他迟早是要去南唐一趟找他比剑的,就像当年他师父一样,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要去!而后者他肯定也是要提剑杀人的,没理由练了这么多年剑还放着家仇在那里不做理会啊!要是这样的话,这破剑练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抵达洛川城的第二天,姜二狗与郑隆辉吃过一顿酒之后就告辞离开了,郑隆辉向姜二狗表达了想让他帮忙在京中活动活动的讯息,姜二狗自然也听了出来,他的本意是不太想做这样的事情的,但这个天下本就是一个浊世,他不这样做郑隆辉也去找别人,如果郑隆辉不去做而别人去做了那他就被永无出头之日了!

其实有的时候很多人很多事我们都不能仅从表面去判断对错,更不能将他们全都一棍子打死!要是我们都能一眼断人善恶生死了,那还要阎王爷的生死簿干嘛。

犹豫了一会儿,姜二狗在郑隆辉的期盼目光中缓缓点了点头,不过郑隆辉的眼中也没有出现意料之中的欣喜,反而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但并没有过多久,他就重新抬起了头,世事不如常,问心无愧便好,想他郑隆辉又不是没本事,请人活动一番又有什么不对?

旭日东升,阳光还没能完全的刺破云霄泼洒在这洛川城里,姜二狗几人趁着黎明前的最后一分夜色走出了洛川城。

可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城之后不久,由一个百户带领的大队六扇门捕快也驾马离城不知去向。

……

原山郡宝山县的县衙后堂,县太爷与师爷两人相对而坐,此时两人的神情都有些放松和欣喜,就像是劫后余生的那种感觉。

“大人,总算是将郡城来的官差给送走了,咱们这次前前后后可是往里搭进去了足足七千两银子啊!”

县太爷长舒了一口气轻声说到。

“银子算什么东西,你应该庆幸你的脑袋还没有搬家,这次死了那么多人不说,还让那些山匪一个不剩都给跑了,要是没有这七千两银子压着的话,咱们这会儿已经坐上了囚车随那个官差一起去郡城了。”

县太爷拿过桌上刚刚泡好的浓茶,颤颤巍巍的喝了一口后说到。

“位子是死的,可人却不是死的,只要人还活着你还怕没有银子?七千两而已,一年的时间就能捞回来,可命要是没了,你都不敢保证下辈子还能不能投胎做人!”

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师爷,县太爷换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躺在了椅子上说到。

“我昨天不是已经暗示过那位客满楼的掌柜了嘛,今天他没差人送来银子?”

师爷一脸讨好的从位置上站起身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了那两张在他们手中兜兜转转了好几次的大额银票。

“县太爷手段果然高明,只是略施小计就把这一千两拿了回来,不过那客满楼掌柜的侄子既然已经逃了出去,想来他也不会觉得这一千两银子花得亏了。”

从师爷的手里拿过了银票,县太爷的眼中没有悲喜,就好像手中拿的不是一千两银票而是两张普通废纸一样。

“我说过,无论做任何事尤其是捞钱这件事最要讲究个细水长流,这宝山县里的每一只羊身上有多少羊毛本官知道得清清楚楚,该什么时候取以及取多少,本官不会出手多拿一分,但也不容他们讨价还价。”

“是是是,大人说得极是,这次要不是…”

就是师爷准备再恭维上几句的时候,县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吵闹声。

“你去看看前面是什么动静,探查清楚之后马上就来汇报。”

“是,大人!”

刚刚才送走了郡城来的官差,这马上就又闹了起来,县太爷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一颗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师爷离开之后,县太爷坐在位置上有些坐立不安,到最后直接就急得在房间里转圈,甚至他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不过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师爷去得快回来得也快,唯一的不同是他之前是走着出去的,此时却是被人踹回来的。

“哎哟!砰!”

伴随着师爷的痛呼声一起传进县太爷耳朵里的还有房门破碎的声音,不过此时县太爷已经来不及心疼那两扇造价颇为不菲的房门了,因为他在那师爷的身后看到了他最不想看见的那一类人—六扇门捕快。

“县令大人起这么早喝茶还真是难能可贵的闲情逸致啊,只不过后面的日子里,县令大人还想喝早茶就只有去牢房里了。”

从洛川城远道而来的六扇门百户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县令大人,刚刚从郡城那个官差的身上搜出来了七千两银票,他想看看一个六扇门百户在这个县令面前能值多少钱!

“在六扇门的诸位大人面前,小人那里还敢称什么大人啊!小人实在是小得不能太小了。只是,小人实在不知道犯了什么罪居然能劳烦几位大人亲自上门盘问。”

这洛川城来的百户姓钟,算是郑隆辉的得力手下之一,要不然来宝山县的这趟差事也落不到他的头上,也正是因为有着郑隆辉在他的后面撑腰,他才敢直接扣押下在城门口遇到的那个从郡城来的官差,更敢搜他的身!

“我说县令大人,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心里还不知道嘛?非要我揭开天窗说亮话?咱们都是老实人,那自然就有老实的解决办法。”

听出了眼前这陌生六扇门捕快话里的意思,县太爷的眼中闪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光芒,他快速踢了一脚地上的师爷。

“你死了没!没死还不快给六扇门的大人们倒茶去!”

师爷忍痛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出去,县令则是小心翼翼的来到那位钟百户的身边伺候着。

“这位大人陌生得很,难道大人是在郡城中当差?大人可真是前途无量啊!”

钟百户仍旧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我从洛川城而来。”

县令的脸上闪过一丝愕然,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还会惊动了州城里面的六扇门镇府司!不过这丝愕然很快就被他隐藏了起来,然后更加恭谦的说到。

“原来大人是从州城而来,那想必大人在整个陵州也算得上是大人物,小人这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钟百户对此只是轻笑,没有答话,两人就此沉默下去,直到师爷端着茶盘跑回来才打破了这种宁静。

茶盘中仅有一杯茶,而这杯茶的下面正压着一沓银票,钟百户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那叠银票不少于五千两!

“县令大人还真是生财有道呀,这一点钟某佩服至极,每年不过才二百两俸禄的县令大人居然能有一万两千两的积蓄!”

县令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大人说笑了,除了俸禄之外,小人确实还有一些别的产业,但这里只是五千两而已那里有大人说的一万两千两之巨!”

说到这个份上,钟百户仍是不急,他慢悠悠的说到。

“本来我来宝山县是要搜寻县令大人的某些罪证的。”

听到这个关键话题,县太爷把身子往前伸了伸然后急切问到。

“那大人现在准备怎么做!”

钟百户没有说话,他只是拿起了师爷端来的茶盘里的茶喝了一口。

看到他的这个动作,县太爷又缓了一口气,一般来说,只要来人喝了茶,就代表着他要收钱不谈其他了,但钟百户不同,他的下一句话直接就让县令大人如坠冰窟!

“进城之前,我从郡城来的一个官差身上搜到了县令大人所犯的罪证,而和这些罪证一起被搜出来的还有县令大人用来买命的七千两银子!”

“砰!”

茶杯被钟百户扔到地上摔了个粉碎,而县太爷也随着茶杯落地跌坐在了地上,双目无神且涣散无光!最后,那个从洛川城来的六扇门百户大人有一句话落入他的耳朵里!

“我比那个郡城来的官差更贪心,钱我要拿!但人我也要抓!”

……

忘忧城作为星月宗大本营所在,所以城池的规模并不输那些州城太多,毕竟似星月宗这样的名门正派总是把面子二字看得比较重。

“店家,来一碗素面,再来一碗臊子面。”

“好嘞!”

行人如织的洛川城里热闹非凡,甚至就连摆在路边的小面摊都坐满了客人。

听到有客人点面,店家也来不及看是谁点的就赶忙取面下锅,他的这家小面摊之所以如此红火除了他的面条确实劲道以外,就是他一向干活利索了,无论多么忙碌,他从来都不会让客人等得太久。

“面来咯!客官,二位请慢……”

慢用两个字还没有说完,这个店家就有些愣在了原地,愿意无他,主要是坐在他摊子上的两位客人组合实在有些怪异:一个手持念珠顶着颗光头的青年和尚却领着一个妙龄少女!

这样的二人行无论别人怎么看可都是怪异得不行,难道说现在的小和尚已经能娶媳妇?

可不管小和尚能不能娶媳妇这些都是卖面的这个店家能知道的,虽然好奇但他可不会笨到去得罪客人。

“两位客官请慢用。”

将手中面条放下之后,店家就退到了一旁用手搓着围裙看着这两人,刚才太忙以至于他都没有发现,直到这个时候手里没活儿了才听到周围的人全部都在议论这两人。

女孩听到周围的那些话语有些不好意思,看着眼前香喷喷的臊子面甚至都不好意思伸出手去拿筷子。

持念珠的青年和尚拿过一双筷子递给了眼前的少女,这样的动作更是让周围的人都小声的嘘了起来。

“不要理会世俗的眼光,吃面。”

害羞少女抬头看了一眼眼前这颗光头,然后从他的手上接过了筷子,慢慢的,她果然不再害怕,一碗臊子面吃得她满嘴都是油。

而这对由和尚与少女组成的怪异组合只怕穷极整个大楚都找不出第二对来,除了庆法和他在旱灾中认识的那个小姑娘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可能了。

几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庆法的个子窜起来,所以现在的他看上去也已经不再像是一个小孩子了。

至于那个姑娘呢?她也已经从当年那个毛丫头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这几年有着庆法的照顾使她的身子骨得到了恢复,原本有些枯瘦的身体也渐渐长开变得丰盈起来,不得不说长开了的姑娘都出落得十分标致,就连这个当年饱受旱灾之苦的丫头也没有例外。

“我们来洛川城干嘛,姑娘碗中的面吃得快差不多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到。”

“等一段我的因果。”

“哦!”

女子答应一声之后就继续低头喝汤了,只是庆法却听到一句她的小声嘟囔。

“反正我也听不懂。”

看着女子喝汤的动作,庆法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吃面的动作,他吃饭的速度本就要比眼前女子慢上不少,此时碗中也还有半碗面,可他却一点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看着女子喝汤。

少女对此没有丝毫的察觉,店家厚道,臊子面中加了满满一勺的油泼辣子,姑娘这会儿正满头大汗的对付着面汤,那有功夫理会眼前这颗光头啊!

再说就算察觉到了又怎么样,她从来就不需要他的面前掩饰什么,没准被她察觉到眼前这颗光头在盯着自己看她还会悄悄笑出声呢!

不过此时庆法小和尚的思绪确实已经飘向了远方,如果说最开始还是沉溺在女子喝汤的动作中时,此刻他的思绪已经飘回了江南淮河边上的寒山寺,飘回到了他还没有出寺庙的那个夜晚。

“师父,这世间的情爱,为何弟子看了那么久却总也看不透呢?”

……

“其实这件事啊,如果不是把自己投身进去的话,是永远也看不清楚的!世上除此之外的任何一件事都可以说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唯有这一件事,是旁观者迷,当局者也不一定能够弄清楚的。”

……

“如果我的庆法徒儿以后出了寺庙在路上遇见了能够体验世间情爱的机会,那就大大方方的去红尘里走上一遭,就算到最后走不出来了也无妨,师父不会怪你,至于那些佛法经文什么的,认认真真的放在心里就好了。”

想着想着,庆法小和尚的嘴角就流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冥冥中,他似是感觉到了他的师父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庆法徒儿,只要情真意顺就不违佛道。”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