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光文学网 > 奇幻·玄幻 > 我的天赋有点好 > 第一章 天道酬勤

我的天赋有点好 第一章 天道酬勤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我的天赋有点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天地间,只剩下一片苍茫.......

楚胜睁眼抬头,看到自己盘坐在金色的雕花木床上,帷幔轻晃,身后伸出一只雪白的猫爪,耷拉在帷幔上,并且嘴里发出哼唧的呼噜声。

窗外,是一片被冻结的湖面。

湖岸边的柳树条上覆盖着厚厚的雪。

楚胜从窗口探出一只手,接住了一片雪花,冰凉的触感告诉着自己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同的服饰与房屋都透露出,这已是另一个世界,他穿越了。

原本楚胜在大型企业干着销售工作,因为人处世老练,办事能力强,深受上级青睐。一天晚上,楚胜在一次应酬之后,喝的有点多,在回去的路上随便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小解。夜路漆黑,让楚胜没想到的是,方便的地方有根电缆垂落下来,很不巧的是液体落点刚好是在电缆上。这时候头顶的电源箱突然火花四溅,之后他便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已经在来到了这个世界。

此时的楚胜,在这个世界已经渡过了五天。

他拿起桌边的茶杯,看着杯中打着转的黑色茶叶,闻着类似兰花的香气从中散发而出。

“少爷,这个春秋阁买来的茶,在这个季节开始喝,真是刚好合适。”一旁的贴身侍女小柒,偷偷的凑了上来,抬着头夸赞着楚胜手中的茶。

小柒今年八岁,性别女。刚把她从春宵坊间赎出来时,因为营养不良,个头也比同龄人矮上那么一撮撮,那时的她年仅七岁。此时她身着一件略显臃肿的素白色长棉衣,袖口用翠绿色的丝线绣出绿色树叶,从衣袖处延伸到肩膀处。外披一件深红色的大氅(g)。她刚从外边进来,肩膀上粘着还未融化的雪花。

这大衣披在小柒的身上,带上帽子走在路上。像极了一个移动的矮冬瓜。

楚胜笑着摸了一下她的头:“你要是够得到桌上的茶杯,也可以喝。”

望着高过头顶的桌面,小柒没说话,但是从她紧握的小手看来是生气了。

楚胜笑着摇了摇头,用手又揉了揉小柒的头发,从茶具拿出一个空杯,弯腰放到她面前的椅子上,拿起茶壶缓缓地倒出。

“最后一杯了,喝完过会还要去春秋阁,再去买点这越红香。”楚胜遗憾的说道,并且指了指门口。“喝完赶紧备车,再过一会拍卖会就开始了。”

小柒双手接过杯子之后,整个脸怼进杯中,像极了某种哺乳动物,喝水时的样子。【作者本章说】

她踮起脚把空杯子放在了褐色的木椅上后,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楚胜笑了笑,没说话。

马车很快就备好了。

楚胜掀开车帘走了上去,车内放着冬日保暖的貂皮大裘,座位上的暖手壶,正中间放了黄花木雕小桌,以及刚备的茶点。

小柒拿着糕点呼哧呼哧的啃着,见到楚胜上来了,一口气都塞进了嘴巴,撑的两个腮帮子鼓鼓的。

楚胜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

春秋阁离楚府并不远,马车很快就到了。

不一会马车停了下来。

春秋阁门前,一个小厮见楚府的马车到了,就知道楚胜来了,毕竟楚胜是他们家尊贵的客人之一,闻着味就上前帮忙撩起帘子。

楚胜抬步下车,仰头看了眼面前的阁楼。

红底金字长方形牌匾,中间雕刻着三个金色大字:春秋阁

“楚公子您里边请,楼上的天字厢房,专门给您一个人空着呢。”一个小厮脸上堆着笑脸在前面领路。

楚胜点头示意,左手向一旁的侍女做出讨要的姿势,小柒则不情愿的把手上的暖炉递了过去。他双手捧着暖炉,轻车熟路的随着小厮上了楼。

阁楼一共三层,一楼和二楼都是普通区域的,三楼才是贵客的包间。

一楼专门有个台子,供那些唱曲的艺人和那些有特殊技艺的来表演。

拍卖都是在表演结束之后才开始的,一般都是拍卖一些名贵的食材,偶尔也有玉器字画之类的玩意。

此时台子上屏风后,正坐着一个拥有口技的说书人。

口技这门技艺,是楚胜两辈子以来头一次现场听到,屏风后面就一个人,传出的声音五花八门,从脚步声到犬吠声,无一不掌握着其中的精髓。当各种声音组合在一起时,让人脑海中浮现出声音中出现的画面,使得故事也极为逼真写实

楚胜上到二楼,挑了个靠看台较近的偏僻角落,随后坐下说道。

“就这吧,今天就不上楼听曲了,偶尔在楼下听听诡怪之说也挺有趣。“

“好的,小的这就把茶点端过来,您稍等片刻。”

小厮退下之后通知厨房准备茶点。

红褐色的木桌上很快就放满了一桌茶点,楚胜夹了水晶酥饼,放进嘴里,入口起皮掉酥,凉舌渗齿,甜润适口。再喝一口桂花茶,淡淡的桂花香和茶点的甜味混合一起的味道,其中滋味只有尝过的人才知道。

“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有侍女随从,这样的生活好像也不错!“

楚胜这几天一直在思考,自己要不一辈子都当米虫算了。但是一下子过上了,没有目标的生活之后,人生突然索然无味了。

当初楚胜穿越过来的时候以为是在古代,但是经过数天的亲身体验发现,这里的生活习俗以及朝代与自己所熟知的根本不是同一个,而且这个时代有许多不同寻常之处。

楚胜边看边吃,看的一旁某只馋虫直咽口水。

小柒抬着小脑袋,楞楞的望着楚胜。

感觉有人在看他的楚胜,望了眼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视这边,直到一只小手拉了拉他的衣脚,低头才发现原来是侍女在看着他。

两只大眼睛眨巴着,望着桌边的糕点。

“这...你还是站在椅子上自己挑吧。“楚胜无奈的摇摇头

小柒得到允许之后,爬上椅子,看到满桌的糕点,皱着眉头,伸着小手想够到桌子另一边的红豆糕,就差扑桌子上了,最后拿了近处的酥饼塞进嘴里。

楚胜看着侍女那憨憨的吃相,又忍不住捏了捏她脸。

“镗~”

此时大厅里那明亮的火烛熄灭了,四周的窗户紧闭周围漆黑一片,只剩下台上敲锣人附近的烛光。

台上站着一个头戴绿色高脚帽的胖子,身着金丝镶边的绿色衣服,手里拿着一个红布包裹的锣锤。

他身旁放着一个红布盖着的柜子,上方盛放着紫红色小木柜。而木柜中的东西,就是楚胜此趟要购买的物品。

“今年刚从昭华国运送过来的第一批越红香,此物泡水之后,会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长期饮用有宁神静气等功效。”

穿着绿衣的胖子大声介绍着这箱货物。

“起拍价,一百两!”

“一百五十两!”

其中一位头上包着棕色头巾的商人举起手大声道。

“三百两!”

从楚胜口中报出比之前高了一倍的价格钱。

那名商人见楚胜报出如此高的价格,就摇摇头坐了下来,明眼人一看便知其没了兴趣。

台上主持之人,再三确认后边敲响了锣锤。

“恭喜这位先生,一会请来后台交付。”

因为个人财力和喜好,也就楚胜对这个愿意出大价钱买这个。

“三百两,要是换成穿越前那个国家的货币,其购买力相当于九万人名币,都够买辆车子了,也就穿越后的身家背景才敢这么花钱。”

楚胜自嘲的摇摇头,这一点钱对他来说都是小意思,按照之前这个身体里留存下来的记忆,平时他大手大脚,一个月的开支少说都要一千两。偶尔看中什么稀有古玩,还有可能花的更多。

春秋阁就是一个拍卖行,每隔半月进行一次。拍卖的东西,大多玉器字画之类的,来路都是正常渠道。

喜欢参加此拍卖会的,大多都是一些有钱人。并且春秋阁和城防军队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遇到难缠的事件也会由军方出面处理。

“少爷,东西他们说一会就拿过来。”小柒小跑着过来,把票据放在了椅子上。

楚胜收起之后,倒了一杯桂花茶,放在了椅子上。

“别着急,先喝口水吃点东西,一会可能还有。”楚胜顺手又把刚上的果盘递了过去。

接下来几件也只是异国的绫罗绸缎,香氛器皿,没有其他任何出彩的东西,这让他失了兴趣。

拍卖结束,楚胜让侍女叫来了车,提上刚买的东西放在车厢之内,便启程回府。

在车子上,楚胜看着刚买来的越红香,想着以后的事情。这时,楚胜面前的箱子上的缝隙处,闪过一道微弱的红光,一旁的侍女吃着糕点没注意到,但楚胜恍惚间看到了。他赶紧叫车夫停下了车,让车夫拆开这一箱东西,最后发现都是包装好的越红香,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再三查看下也没发现,楚胜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便没有再理睬这事。

马车行驶在繁华的福清街上,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到两旁。

福清街末端的转角处就是楚府,楚胜下了车还未走到门口,便听到一旁的行人在说话。

“你听说没,那个王家的千金好像中了邪,到处都在传这个事情。”

“那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听他们买菜的下人说,就在昨天,他们老爷在外面请来了个年轻道士来治病驱邪。你还别说,这个年轻道士真有几分本事,据说当时的王家千金的房间内,在闪烁几道红光后,王家的下人在院外便听到尖锐的惨叫声。”

“那真有脏东西,附了王家千金的体来作祟?”

“这个倒是不清楚,不过后来那个道士却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那王家小姐也听说恢复了精神,只不过之前的事情,愁的王老爷头发都白了一半。”

楚胜站在石狮子旁听了半天,发现他们说的是王家王道成的女儿。

王道成白手起家,做的是药材的生意,是这北方青峰城有名药材大户,家中人员繁多,城中一半以上的药材店都是他们家开的。

楚胜对于王道成王老爷子还是挺敬重的,老爷子为人真诚,做生意本分,是个不错的生意人。

记忆里,小时候的楚胜经常他们家玩耍,王老爷子对他也十分的亲。

现在没想到.......

楚胜迈着步子,跨过门栏往自己的房屋走去,此时的他又想起春秋阁中,说书先生所描述的诡怪事件。

“这个世界,看来没有我想象的这么简单。”

他望着庭中满地的白雪,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烦躁感。

前世的他,生活在社会主义的国家,现在来到这个世界,一时间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

“总感觉缺少了一些东西?”

他摇摇头,心里始终有块石头压着,感觉烦闷不安。

回到屋中的楚胜,躺在雕花大床上,闭着眼回忆着之前行人的对话,越想越不对劲。吩咐下人去家族的库房搬来卷宗,想查查看卷宗上是否有记录着这个世界的不同之处。

侍从直着腰,搬着半人高的卷宗,缓缓的放在椅子旁,卷宗上方蒙着一层灰,看来很长一段时间没人打理过库房了,以至于库房的东西都积了厚厚的灰。

楚胜搬出一叠卷宗,缓缓的吹掉了最上面的那层灰,翻开之后,楚胜便仔细的查看起来。

在楚胜略过了卷宗中记录的城中不重要的杂事之后,其中一段文字映入了他的眼帘。其中描述的内容,让楚胜的瞳孔猛的一缩。【作者本章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