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光文学网 > 科幻·灵异 > 末世小馆 > 第一章 九膳宫、小饭馆

末世小馆 第一章 九膳宫、小饭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末世小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明光基地市,无数末世后现代金属风格的建筑中,矗立着一座古色古香的青瓦小楼,八角飞凤的屋檐,描金画凤的木质墙壁,半尺高的朱红色门槛,门口坐镇衔珠玉狮,一道黑金牌匾笔走龙蛇,书着九膳宫三个金光大字。

阵阵奇异的香气飘散到街头,一个个气息彪悍穿着不俗的客人来来往往、高谈阔论,九膳宫门前的商贩和行人,则用艳慕的神色注视着他们。

“咚,咚,咚咚,”

九膳宫的牌匾微微颤抖着,一道如同远古巨兽心脏搏动的声音自九膳宫内部传来,暗藏奇异的韵律,低沉、传播到极远处。

“咚,咚。”

凡是听到这种声音的人,无不感觉一股热血倒灌瞳仁,心思沸腾,不吐不快。

“恭喜邓原大人,变异三阶!!”

与此同时,九膳宫内传来一声呼喊,响彻整条街。

“轰。”

人群沸腾了,人们羡慕,嫉妒,渴望的眼神飘向这座据说是大灾变前遗留下来的古老建筑,恨不能以身代之。

九膳宫内登闻鼓传来九次重重的鼓乐。

不一会,一个穿着校官军服的男人满面喜色的阔步走出九膳宫大门。

抬头,抱拳,对着九膳宫的黑金牌匾深深鞠了一躬,半分钟才抬起身子,上了一辆巨无霸般的改装越野战车,扬长而去。

“守备队的人”

“三阶变异者啊!嘶”

另一个中年男人嘲讽的笑了笑,见人们都看向他,这才得意洋洋的说“不懂不要乱说,这是军方第二狩猎队,刺血特战队的邓原大人,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是三阶变异者了,真是年少有为啊!”

“是啊是啊”

“不知邓原大人可曾婚配?是否纳妾?”

人们议论纷纷。

“二十九岁才突破三阶,这辈子怕是四阶无望了。”

人群中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哟,敢问这位勤务员大人,您,现在是几阶变异者?”

“就是,这人谁啊?穿得邋里邋遢的,口气倒是不小。”

心里话被别人听去了,这TM就有点尴尬了。

谈不上羡慕嫉妒恨,毕竟林愁连变异者都不是,人家几阶几级,他也只有仰望的份,只是随口感叹那么一句而已。

将手里两袋垃圾扔进垃圾堆,一溜烟跑回明光实训馆。

回到实训馆后,林愁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对面九膳宫的牌匾,眼珠血红。

“早晚有一天,我会把这面牌匾,挂在我家茅坑的房梁上!”

世仇!这是世仇!

黑壮的夏大傻扛着两袋子垃圾,一边冲林愁傻笑一边说“愁哥,你咋还不走?要误了早餐点儿了。”

林愁叹了口气,“饭馆这几天要关门大吉了,不差这一会。”

从昨晚上一直忙到日上三竿,浑身上下散架一样的酸疼。

夏大傻喳喳嘴“哦,关门了啊。”

夏大傻看着林愁有点失魂落魄的离开明光战术实训馆,挠挠头,“愁哥是不是没吃饭?恩,一定是”

林愁,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如果不是两个世纪以来一种叫做“宅男”的类人物种早已灭绝,他一定是其中一员。

勾股巷子里林愁有一间半死不活的破烂店面,歪歪斜斜的挂着林家小馆的铁皮牌匾,老爹留给他的唯一遗产。

八张白铁皮桌面,却只有三条板凳,屋顶时常漏雨,角落里的老鼠洞生了蜘蛛网、还挂着大量灰尘,证明连老鼠都不愿意在店里安家落户或者早就卷铺盖跑路逃避饥荒了。

勾股巷子是贫民窟众多小巷不太起眼儿的一条,属于两百年东晟市遭遇活尸末日变成废墟的残垣断壁重新拼凑起来的第一批建筑。

据说明光基地市就是从这条巷子开始,一步步的推进,将活尸杀死、驱逐出去,然后建城,修建隔离墙,很有纪念意义。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住在勾股巷子里的,大多是连基地市三道门都不敢出的蚁民。

这些人如同工蚁一般,每日用繁杂的重体力劳动换取一日三餐养家糊口。

林愁家里三代单传,从爸爸那辈开始就开起了这间小饭馆儿,足足几十年,才堪堪还清房贷。

人们常说,苦尽甘来苦尽甘来,房贷还清的时候,从不喝酒的林愁父亲大醉一场~~人生得意须尽欢嘛,值得庆祝的时候就该好好庆祝。

醉梦中林愁的父亲居然开始变异了,如果林愁的父亲变异成功,他们两父子的命运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脱离勾股巷子这个大泥潭,飞上枝头变凤凰。

可惜,失去意识的父亲并没有挺过那一关。

一晃,林愁成年了。

过了二十岁这道关卡,基本上这一辈子就没啥希望成为变异人了,林愁父亲那种例子几乎凤毛麟角,变异的黄金年龄普遍在15到20岁间。

林愁也习惯了每天去基地市11号菜市场转一转,买一些稍微有点钱的人就看不上的破烂菜叶子,老鼠肉,偶尔有几只麻雀或者半斤野猪肉就算是难得佳肴了,相比于其他人,最起码林愁可以吃饱穿暖,不为生计出卖尊严。

当然,也不会被人另眼相看

早上六点,林愁会做好饭菜准时开张,一块破烂木板尽量整齐的写上今天的菜单,为那些早起工作的巷子居民提供早餐,即使很少有人舍得这一餐饭钱。

中午,主要顾客是孩子们。

明光基地市负担每一个孩子的午餐,就餐适用就近原则,所以中午也是林愁生意最好的时候。

基地市对儿童的重视程度相当令人发指,末世两百年,人为的从人们视线中消失的玩意,避孕药和套套排在第一位。

绝对禁止堕胎,即使怀孕的孕妇流产,也有着极其严格的申报流程和层层审查,一旦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最高可能会对相关人员予以绞首的刑罚。

原因很简单,基地市需要武力,需要变异者和觉醒者提供强大的防卫力量,每一个孩子,都有成为进化者的可能。

大灾变日,当幸存下来的人类发现活尸能够交配,能够孕育后代,这种绝望根本没办法用语言形容。

活尸末日,2019年12月31日,全球百分之1的人口变成行尸走肉,视力严重退化,嗅觉听觉极端灵敏,嗜血、憎恶人类并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在最开始的时候,人类一度无力抵抗活尸,沦为食物无异。

2020年1月1日未有黎明,暗红的云积压在整片天空,动物、植物、整个世界的大灾变日才刚刚翻开新的标签。

如此浩劫下,全球最后幸存的人类不足一亿一千万,占比百分之零点八三。

同时人类繁衍能力大幅度下滑,末世后三十年内新生儿的出生率无限趋近于零。

又十年后,第一代活尸幼体被发现,同时,人类之中开始出现天赋觉醒者和变异人,战斗力较普通人天差地别,极端强大。

人类的极限进化避免了灭顶之灾,天赋觉醒者和变异者同被称为“新纪元人类之子”。

至今,一百九十年余,天赋觉醒者和变异者依旧是抗击活尸的中坚主力。

“新纪元曙光计划!每一个孩子都将是基地市未来中流砥柱,让孩子们吃好,玩好,生活好!在快乐中成长,在快乐中变异,在快乐中觉醒!”

林愁收回望着基地市发展与生存委员会简称发生委贴在墙皮上的大字广告的目光。

这个小画报,代表着林愁的小饭馆是新曙光计划正式认可的执行单位,每月可凭借收据在发生委统筹部领取一定比例的伙食补助--大体上是孩子们家里出一半,发生委资助一半。

今天很难得,林愁以十五流通点的代价买了一条草花蛇,足足有十斤重,五米多长。

流通点是明光基地市在重新组建秩序后的新兴货币,购买力相当务实。

蛇肉这算是稀罕玩意,大补,正好给一帮小屁孩子改善改善伙食,就是林愁自己,也有一个星期没尝过肉味儿了。

不过两根拇指粗细,却长了个五米多长的蛇身,这条黑白的菜花蛇显得格外神奇。

林愁捏住蛇的下颚,在它不断蠕动挣扎的时候一刀就给这货了了账。

末日里,即使再挑剔的孩子,也不会对肉这种东西有任何抗拒心理,甚至有些孩子的梦想,就是能顿顿吃上老鼠肉。

是的,老鼠肉。

贫民区最常见最廉价的肉食,老鼠饲养容易,成熟快,生育能力强大,变异几率低下,适合普通人饲养食用,并且老鼠肉质细嫩,除了土腥味重些,是很理想的蛋白质来源。

“愁哥,听老爸说今天有蛇肉吃?”

“太好了!我还从来没吃过蛇肉呢!”

一个小女孩眼巴巴的望着林愁,乌黑的眼睛水灵灵的闪着光,很憧憬的说,“愁哥,听爸爸说,吃蛇肉能让小孩子变异呢!我要多一块肉!”

“我也要!”

“我…”

林愁把蛇脑袋扔进汤锅,破开蛇腹取出内脏,三下两下利索的把蛇皮完整的撕了下来,笑眯眯的。

“都有,都有!”

蛇头配上白菜煮一锅汤,蛇皮猛火爆炒后,脆爽无比,当做早餐菜单再合适不过。

离开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想来是孩子们早上从父母那里知道了今天吃蛇肉的消息,所以有些迫不及待。

为了这最后一顿饭,林愁特意从柜子深处找出平时舍不得用的辣椒,切成碎末。

“啊,愁哥,这…这是辣椒??”一个孩子瞪圆了眼睛。

林愁点点头“今天做一个麻辣蛇肉,很好吃的哟!”

一片咽口水的声音。

平时店里用到的调味料基本只有两种,盐和海带。

据说那种叫做味精的玩意就是从海带里提取的,能让菜肴味道鲜美,而林愁只能用一些干海带的残渣来调味,就这,还是因为明光基地市靠近东海的原因,海浪把一些海生蔬菜卷到岸边,养活了一大批人。

听说基地市的有钱人家里还有花椒,胡椒,葱姜蒜,醋,酱油料酒味精等等稀有名贵的调味料,林愁很是垂涎。

把廉价的材料做出尽量好吃的味道来,是林愁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准确来说蛇肉并不属于廉价食物,勾股巷子里的居民们在基地市内卖上一天的苦力,工钱也不过是3-5个流通点而已,而一斤没有发霉变质的大米,就已经需要2流通点。

末世里,食物,是很贵重的东西。

常年在林家小馆吃午饭的孩子有27个,9个男孩,18个女孩,这一顿午饭,要比他们在家中能摄取的营养高上太多太多,无论孩子们家中情况如何,基地市强制性的规定孩子的父母每天必须拿出5个流通点以支付孩子们的午餐费用。

一个孩子,一顿午饭,每周都有发生委的审查员来小店里突击检查,看饭菜是否合乎发生委的最低伙食标准。

即使再苛刻的饭店,也不会在孩子的饭菜上做手脚,一旦被发现,贴在脑门上的罪名不亚于大灾变之前的“叛国”。

当然,其中还是有利可图的。

对蛇肉林愁有一套自己的做法。

先以五十度左右的温水将蛇肉清洗三遍,去除血沫,斩成三厘米长短的小段。

蛇肉肉质雪白,韧性较强,吃上去有类似于鸡肉的口感,并有鱼类的鲜美。

做蛇肉,要么小火慢炖几小时,熬出胶质,要么猛火重油爆炒,配以少量蔬菜点缀调味。

油是清油,野生的草籽榨取,便宜,寡淡无味。

蛇肉入锅后一股青烟猛的蹿了起来,明黄色的火焰在锅里、在蛇肉上涌动着,好半天才消失殆尽。

快速翻炒一会,下干辣椒碎,细盐,翻炒变色,出锅,装盘。

由于仅有两味调味料,且为了保证蛇肉的口感,林愁并没有选择在里面加入蔬菜,而是就着炒蛇肉的大锅单独炒了一些青菜。

每个孩子一碗米饭,五块蛇肉,一份炒绿叶菜,蛇头白菜汤,还有油炸蛇皮。

三菜一汤,从未有过的奢侈。

孩子们吃的很香,辣的呼哧呼哧,掉在桌子上的饭粒也要捡起来吃掉,在末世里,即使最小的孩子,也懂得尊重每一丁点食物。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